<small id="7jdbq"><pre id="7jdbq"></pre></small>
  1. <source id="7jdbq"></source>
    <video id="7jdbq"><big id="7jdbq"></big></video>
  2. <acronym id="7jdbq"></acronym>
  3. <ins id="7jdbq"><big id="7jdbq"></big></ins>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經典回顧
      請選擇往期
      人物介紹:任東林,醫學博士,教授,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肛腸外科主任醫師、學科帶頭人。從醫34年,擅長大腸肛門疾病的中西醫結合診治,尤其對痔病、肛瘺、肛裂、頑固性便秘、不明原因肛門疼痛等肛腸良性疾病,及結直腸腫瘤、大便失禁及一些少見的肛門直腸疑難復雜疾病的診斷及處理有豐富的臨床經驗;我國以盆底整體理念為指導進行盆底功能性疾病診斷治療的先行者之一;早年曾連續五次榮獲全國結直腸肛門病手術錄像大獎賽一等獎;獲“嶺南名醫”、“國之名醫”等稱號。

      名醫治病救人立功立德,

      《仁心》欄目為當代名醫立言。

      本文是39健康《仁心》欄目組對

      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肛腸外科任東林教授

      的深度訪談。

      肛腸,特指肛門和結直腸,作為人體排泄物的必經之地,被病人視為身上最隱秘的角落,也是任東林最!按蛘彰妗钡牡胤。

      周二下午兩點半,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門診三樓名優專家候診區人頭涌動,不時有焦急的病人或家屬向導診護士咨詢能否加任東林的號。他們當中不少人來自湖南、廣西、河南、連云港、黑龍江等全國各地,不遠千里來求醫。

      因為病人太多,任東林不得不推掉原本要參加的一場重要會議。

      ◎ 正在出診的任東林。

      肛腸兩大“坑”——不被重視,過度市場化

      39歲的川妹子李秀,是任東林近年遇到的一個棘手病例之一。

      她出生時骶尾部長了一個綠豆大小的水皰樣包塊,因反復腫痛伴流膿,輾轉多地就醫,一路被誤診為骨結核、骨髓炎、肛瘺……直至38歲才得到確診,是一種較少見的骶前發育性囊腫(骶前畸胎瘤)。從12歲到38歲,她的屁股被動了14次手術,光是在某一家醫院診斷為肛瘺就做了8次手術。

      骶前發育性囊腫是臨床上一種罕見的疾病,因此骶前囊腫(腫物)誤診并非個例,多數病例都有多少不等的誤診誤治史。任東林說,骶前囊腫常常被誤診為肛周膿腫、肛瘺,患者被多次進行手術治療,這樣的手術達不到治療目的,而且百分百會復發。

      李秀的屁股散發出惡臭,多次手術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傷疤,瘢痕錯綜交雜,周圍皮膚發生變性色素沉著,難看得像一張打滿補丁的爛布,前后治療費用差不多花了300萬。

      李秀的屁股已經千瘡百孔了,確診之后也不敢輕易做手術,只能做治標不治本的切開引流、敷貼治療!熬退闱械舾亻T和直腸,我也接受!”這是近乎崩潰的李秀見到任東林時說的一句“狠話”。

      醫者的悲憫之心,讓任東林決定為李秀努力一把。他帶領團隊否決了數個方案,最終選擇從骶尾入路,在患者“稀巴爛”的屁股上小心翼翼地進行很好的入路設計,并進行根治性手術。刀鋒在隙小的空間輕靈游走,最終成功切除腫瘤,完好保住肛門和直腸,并將屁股的外形很好地修復。

      這場手術難度在外科手術中堪稱超級難的級別。是病人渴望的眼神,讓任東林明白自己所背負的責任與壓力,督促他去追求醫學的本質,一路追尋可以解決臨床問題的最佳答案。

      時間回撥至26年前,剛剛邁進肛腸外科領域的任東林,還沒遇到那么多的疑難病例,主要與普通的痔瘡、肛裂、肛瘺、便秘、肛周膿腫打交道較多。坐在實木沙發上,喝著咖啡,他將從醫經歷向39健康·仁心欄目組 娓娓道來。

      ◎ 任東林暢談行醫感悟。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肛腸分科系統的醫學研究尚處在起步階段,體系尚不完全成熟。相比當時炙手可熱的肝膽外科、“高大上”的心臟外科,聽起來有點“臟”的肛腸外科在很多醫院都不受重視。

      認知不足、患于隱處,在一些人看來“鼻子得病似乎是高貴的病,屁股得病則是低級的病”,病人往往羞于就醫!翱杉膊∧挠懈呒壍图壷?人體器官哪一個不重要呢?得了病都難受!比螙|林皺起眉頭,嘆了一口氣說,不光普通老百姓甚至部分醫生也認為肛腸病“人人都會得,不傷性命,不礙事”。

      隨著醫療市場的快速發展,加之肛腸?频臏嗜腴T檻不高,一些醫療機構紛紛瞄準肛腸病人的潛在需求,治療痔瘡等肛門疾病的廣告滿天飛,打出“徹底根治,永不復發”、“祖傳秘方”、“無痛苦”、“即治即走”、“不開刀”等噱頭誤導病人。

      任東林告訴39健康·仁心欄目組,中國肛腸疾病患病率高達50.1%,肛腸病患者中98.09%有痔瘡癥狀,但并非出現便血、排便不暢、肛門腫痛就一定是痔瘡。事實上肛腸疾病的疾病譜及復雜程度遠超大家的想象。與肛腸外科的交集越深,任東林越覺得問題不簡單,這個領域有太多的奧秘,需要更多的人去為之努力。

      手術做到藝術級別,復雜肛瘺成“終極治療基地”

      初到廣東省中醫院肛腸中心,進了當時還被業界“瞧不起”的學科,任東林從不抱怨,滿腦子想的是如何在新的領域更好立足。

      他跑遍了廣州的圖書館,把所有跟肛腸疾病相關的國內外書籍、文獻全部找出來學習;用真誠與專業去打動病人的心。在肛腸?苾H僅兩年,他就以出色的業績在?祁I域脫穎而出,并獲得了前往日本高野病院學習的機會。在先進的技術環境里,反觀國內的專業現狀,任東林明顯感到了差距與壓力,并暗暗發誓要努力趕超世界先進水平。

      ◎ 任東林在科室醫生辦公區布置了一間“博物館”,架子上擺滿醫學書籍,桌子上是琳瑯滿目的獎牌......

      “任老師平時喜歡收集屁股圖片、制作手術錄像,他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收集肛腸疾病相關素材最多的人!”作為任東林的學生,胃腸外科主治醫師萬星陽對老師滿心的佩服。

      與任東林一起主筆寫過《便秘的康復專家共識》,中山六院康復科主任王于領評價任東林是典型的大家風范,“他能把手術做到藝術級別!”

      刀為百兵之祖,兇悍溫柔,全在用刀之人。任東林曾在一本書中感性地寫道:“我把刀鋒對組織的溫柔接觸,理解為對患者的一種尊重與關愛,所以用心實踐,希望把刀功練到極致!

      ◎ 把最美的手術當最好的禮物送給患者。

      初入臨床的時候,任東林常常帶著一個“百寶盒”,里面有棉線、針、鉗子、剪刀、小棉花團,隨時隨地練習縫合打結,用針尖挑細如發絲的棉線。經過多年的努力,任東林練就一雙“神手”,他手執柳葉刀,對著一疊白紙可以隨心所欲地裁切,用刀尖感知紙張的厚度,想要兩張就切出兩張,想要五張就切出五張。

      2007年-2011年,那是現在在外科界特別流行的手術視頻大賽的初始階段,一般一年舉辦一次,用刀如神的任東林連續五次獲得全國結直腸外科手術演示大賽一等獎。

      任東林在診療中觀察到,很多肛腸疾病比如:大腸腫瘤,單獨西醫治療或純中醫治療效果都不是最佳的,中西醫結合才是最好的醫學!爸灰獙Σ∪擞杏,我都覺得是有價值的!被谶@樣的思考,任東林在完成西學中第二學位系統學習中醫之后,更進一步選擇攻讀中西醫結合博士學位,悉心研究中西醫結合在肛腸專業的應用。

      在復雜性肛瘺的治療方面,他首先提出“帶瘺生活”的概念及“肛門括約肌后深間隙殘留感染是復雜性肛瘺復發的重要原因之一”;在痔病診治上,推廣痔的微創治療和無痛化管理,提出并設計的痔病治療的TST技術在全球范圍內得到了推廣和應用;針對盆底疾病,無論在診斷和治療上,都應堅持把盆底當作一個整體去考慮,而不應以器官或組織不同便把它們割裂開來;對于腸道腫瘤強調中西醫結合治療……這些特色思想如今已得到國內外眾多專家的認同和肯定。

      2013年8月,任東林教授當選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大腸肛門病委員會主任委員,并于2017年連任。面對國內肛腸學科“只有高峰沒有高原”、臨床診療水平參差不齊的現狀,他牽頭組織撰寫并制定中國肛腸疾病的多個指南和專家共識,為醫生規范診療提供權威指引;為推廣肛腸診治的先進理念和技術,他經常受邀到各地進行分享,甘愿成為“空中飛人”;若問醫院手術室哪一臺手術圍觀的人最多,往往那個就是任東林!

      ◎ 任東林手術時,總會有許多醫生參觀學習。/ 醫院供圖

      “這些年,肛腸專業正成為整個醫學里最活躍、最有朝氣的專業之一,跟國際的差距不再是鴻溝!闭勂鸶啬c外科的巨變,任東林眼中透露著欣慰。

      由他一手創建的中山六院肛腸外科,每年接診從省外(國外)慕名而來的病人比例約占25%以上,在過去的13個春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記錄:部分疑難病例(直腸陰道瘺、骶尾部腫瘤、復雜性肛瘺、會陰損傷),是全世界單中心例數最多的科室之一;復雜性肛瘺診治病例超過4000例,尤其是極復雜肛瘺,被同行譽為“復雜肛瘺的終極治療基地”;至今診治骶前腫瘤已超過150例,成為世界上該病最大的治療中心。

      數十載春秋,痛病人之所痛,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如果醫療界也舉辦奧運會,任東林一定是肛腸項目上的世界冠軍。

      溫情門診,用詩歌慰藉病人

      手術刀不是萬能的,越往前走,越經常面臨疾病的復雜與醫學的局限,這也給內心豐富、感情細膩的任東林帶來了更多的思考。

      “在困難的時區里/努力使隔離和分離/變成有意義的間隙”。這是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任東林有感而發寫下的詩句,配以禪意深遠的畫作,筆底春風,潤澤人心。

      系著領帶穿著靛藍色襯衣,舉手投足溫文儒雅,放下手術刀的任東林更像一位灑脫的文人。五年如一日,堅持寫詩,利用坐飛機、吃飯、等手術的碎片化時間創作而成。他說:“文字的洗禮會讓人變得更完美、更理性,不管有多忙多累,我都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做一個只會做手術的醫生!

      “手術不是單純的Skill,手術應該是Art!比螙|林在訪談中多次提到,醫學是一門極需要溫情的科學,技術的背后更要有情懷與愛。

      ◎ 任東林說:當你做醫生的成就越高,人文情懷遠比技術來得重要。

      “任東林教授是一位極具人文情懷的仁醫,深受同行敬重,”中山六院黨委書記李漢榮這樣評價。正如任東林微信簽名所寫“善良是最偉大的力量”,仁心欄目組 跟診半天下來發現,他的門診處處充滿溫情,“你從哪里來?”、“我努力”、“我來想辦法”,為病人做肛門指檢總會輕聲安撫“不要緊張,我輕一點”……

      ◎ 任東林的診室充滿溫情。

      采訪結束之際,任東林收到一位患者發來的微信。這個患者剛讀完任東林編著的詩·文集《鏡子》,有感而發:“‘看天際落日,余暉滿天,壯美無比……享受來時的路,也許比回顧蒼茫寂寥要好過一些’書中很多的文字,讓我熱淚盈眶,帶給我太多的力量和感動……”

      原來寫詩不只是任東林的個人愛好,還是他以詩傳情、慰藉病人的獨特方式!

      通訊員:簡文楊 戴希安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秀為化名)

      攝影:胡超揚

      往期故事
      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