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7jdbq"><pre id="7jdbq"></pre></small>
  1. <source id="7jdbq"></source>
    <video id="7jdbq"><big id="7jdbq"></big></video>
  2. <acronym id="7jdbq"></acronym>
  3. <ins id="7jdbq"><big id="7jdbq"></big></ins>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經典回顧
      請選擇往期
      人物介紹:葛堅 ,醫學博士,國家二級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國之大醫,國家973計劃項目首席科學家,原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主任,眼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終身名譽主任,中華醫學會眼科學分會名譽主任委員,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眼科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粵港澳大灣區醫師聯盟眼科醫師聯盟首屆主任,F任《眼科學報》主編,《中華眼科雜志》及《中華實驗眼科雜志》副總編。

      名醫治病救人立功立德,

      《仁心》欄目為當代名醫立言。

      本文是39健康《仁心》欄目組

      對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

      葛堅教授的深度訪談。

      ◎ 葛堅教授暢談如何做一個合格的眼科醫生。/ 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提供

      歷經26年,他使青光眼提前3-5年被發現

      14歲前周麗從未想過有一天,她身上竟藏著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周麗今天來了嗎?”葛堅透過敞開的診室大門焦急地詢問,兩個年輕護士同時點了點頭,“來了,還帶了家屬過來!”

      1985年,在廣州讀初二的周麗因為眼睛常常疼痛,看東西越來越模糊,來到眼科醫院掛了葛堅的號,經過一番詳細排查后,周麗被確診為開角型青光眼。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青光眼都被認為是老年性疾病,才14歲的周麗怎么會出現青光眼?”當時33歲的葛堅察覺到了一絲異樣,在隨后的交流中,周麗更爆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在她的58位近親中有16位都是青光眼患者。

      “這絕不是散發的病人,屬于遺傳因素!备饒孕闹蓄D時有一股強烈的預感,周麗的身上攜帶著一個還未被人發現的青光眼遺傳“密碼”!

      在我國,青光眼是僅次于白內障的第二大致盲性眼病。據統計,目前國內僅原發性青光眼病患者人數就已經超過1500萬,但不同的是,白內障可通過手術實現復明,但青光眼致盲后就不可復明,屬于不可逆的致盲眼病。

      上世紀80年代,由于無法清晰了解青光眼的發病機制,導致早期診斷非常困難,治療手段也極為有限,基本上得了青光眼,結局往往就是失明。當時的葛堅迫切希望改變這一現狀,但破解發病機制需要遺傳學的支持,擺在所有研究者面前的就是缺乏典型的青光眼家系樣本。這道難題就像一只攔路虎,很長一段時間都讓葛堅無計可施,直到遇見14歲的周麗。

      葛堅迅速組織團隊對周麗及其家族成員進行“浩瀚”的基因排查,并命名為廣州1號青光眼家系(GZ.1),這是中國最早的家族性青光眼基因研究的報道,前后用了14年時間,最后鎖定了MYOC基因突變的P370L位點。研究發現,在周麗家族成員中,只有該基因位點產生突變的人,才會得青光眼,家族性開角型青光眼的致病基因終于被找到了!

      ◎ 迄今為止,GZ.1家系已經追蹤到第五代。葛堅表示,往后還會繼續下去。/ 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供圖

      “14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期間經歷了周麗結婚生子、家族其他成員發病失明、研究團隊成員換了一撥又一撥……個中的艱辛不言而喻,但我們每個人都在堅持!

      發現基因點位只是第一步,順著這一“家系”樣本葛堅繼續深挖,最終在青光眼的發病機制、影像診斷、治療手段等不同領域都獲得重要進展。

      “越研究,越發現青光眼發病機制復雜、診斷麻煩、治療棘手!备饒噪S后總結提出,青光眼應該從傳統的“單一治療模式”轉變為“個性化綜合治療模式”,采用整合圖像分析技術、激光治療、白內障超聲乳化吸除術、引流管植入術等相結合的診療手段,開創了青光眼的個性化治療,使青光眼診斷時間能夠提前3-5年,通過對患者的早期干預和治療,達到盡可能挽救患者視功能的目的。

      2011年,“青光眼臨床診治模式的轉變”項目,榮獲2010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時光荏苒,從遇到周麗那一刻起,時間已經過去了26年,而如果算上葛堅的老師、全國青光眼學組創始人周文炳教授,以及葛堅的學生、現任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以下簡稱“中山眼科”)青光眼科主任卓業鴻教授,師徒三代人像接力賽般堅持對青光眼的臨床觀察和研究,已經超過了半個世紀。

      ◎ 葛堅領銜的“青光眼臨床診治模式的轉變”項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中山眼科官網截圖

      “如今我們正嘗試利用患者自體的成體干細胞,在體外模擬構建一個視網膜類器官,讓視網膜類器官的神經元長到可降解的支架上面,再將其移植到青光眼致盲的患者視網膜上!

      “如果能成功,意味著青光眼患者或許能夠重見光明!备饒酝嘎,目前靈長類大動物實驗中已經進行了一半,效果還不錯,至于最后的成果,大概還需要5-10年。

      觀察、思考、領悟,提煉總結,學科建設與醫院管理的規律

      1982年,一架白色DC-8客機從美國飛越太平洋,歷經大約18個小時,降落在廣州白云機場。

      在指定位置停穩后,飛機艙門被打開。這一扇門,不僅打開了中國眼科醫生的視野,更是推動了中國眼科現代化的發展進程。

      這不是一架普通的客機,而是國際奧比斯組織(Orbis International,一個國際性非政府非營利機構,肩負全球救盲使命)根據醫務工作需要改裝過的“流動教學眼科醫院”!叭澜缱詈玫难劭拼蠓、最先進的眼科醫療設備全都在上面,讓我們見識到了什么叫現代化眼科顯微手術!倍藭r,我國的眼科手術還只能在肉眼下進行,最多是頭戴一個放大鏡。

      ◎ 1982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應陳耀真教授和毛文書教授邀請,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首次訪問中國,在廣州進行手術示范和學術報告等。圖為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專家與中國眼科醫務人員合影留念。/ 中山眼科供圖

      三年后,由中山醫科大學中山眼科中心主辦的中國首屆國際眼科會議在廣州舉行,來自全世界22個國家和地區的共759名醫生出席了會議。

      “全世界頂級的眼科專家全都來了,盛況空前,這是一次真正的國際眼科會議!”呈現在葛堅眼前的,是世界各地最優秀的眼科專家們對眼科診斷、治療及流行病學新進展的深入交談,以及對眼科領域科研成果、儀器設備、藥物和學術書籍等的全面展示。

      ◎ 1985年,中國首屆國際眼科會議現場。/ 中山眼科供圖

      “我認為,82年的奧比斯飛機、85年的國際眼科會議,是中國眼科學發展史上相當重要的事件。這兩次,我想我們終于弄明白了眼科應該怎樣發展!备饒哉f道,“可以這么說,中國眼科的現代化起源,就是從這兩件事開始的!

      1996年底,身為中山眼科副主任、醫院副院長的葛堅,被派往美國進修學習。他從東海岸驅車到西海岸,訪問了14家美國最知名的眼科醫院。

      在與美國同行談及眼科醫院的管理時,葛堅發現“鑒別”和“組織”兩個詞被多次提及:作為管理者首先需要根據自己的觀察和判斷,把團隊成員按照他們的業務能力和綜合素質分為不同的層次,把合適的人安排在合適的崗位上,然后組織他們去完成各種目標。

      “大道至簡。我想想也對。鑒別不好,怎么能組織好呢?要真正做到鑒別,就需要明白組織的發展目標,以及現在能做到的程度,接下來才知道需要找什么樣的人。同時還要有品味,辨識不同人能力的高低!

      “與走在世界前列的眼科專家交流,觀察與思考學科是如何建設的,醫院是如何管理的。西方眼科學歷經百年沉淀,其中一定有寶貴的規律可以借鑒,再學以致用的話,中山眼科乃至中國眼科肯定也可以發展起來!

      勤于思,敏于行。在任中山眼科主任時,葛堅努力爭取全國唯一的眼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與首個眼科學國家973計劃項目落戶中山眼科,同時積極推動人才培養,嚴抓制度,加強醫院管理。

      葛堅說,中山眼科的發展恰逢天時地利人和,“我們是中國眼科第一個成立研究中心的(1983年),有傳承,有底蘊,并且在傳承中不斷創新,圍繞眼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形成了體系與生態。所以我經常說,這個地方,這么肥沃的土壤,怎么能不好?怎么能不長東西?”

      在對年輕醫生的培養上,葛堅也有自己獨到的理解。真正獨立地完成一定數量的眼科手術、面對患者時善于溝通和傾聽、對技術精益求精、知識淵博,是他在中山眼科給“合格”的眼科醫生定義的四條基本標準。

      如今,中山眼科在復旦大學眼科?漆t院排行榜中已連續11年蟬聯第一。葛堅期望,有朝一日中山眼科能成為中國的“威爾瑪”(Wilmer,世界最著名的眼科中心之一),中山眼科培養出來的眼科醫生去到世界各地無需再參加醫生考試,注冊即可!斑@才是真正的‘世界一流’!

      “謙”的精神

      近一米九的大高個,談笑風生,在患者的口中,葛堅是出了名的“好脾氣”。有問必答,并且會盡量用一些大白話和風趣幽默的語言,讓患者能夠盡可能了解青光眼,直到讓患者聽懂為止。

      “青光眼手術不同于一般的眼科手術,它需要患者的充分理解和配合,如果術前宣教沒弄明白,就有可能影響手術的質量,因此即便有些患者同一個問題詢問四五遍,我也會不厭其煩地耐心講解!睂τ谂c患者溝通的重要性,葛堅有非常深刻的理解。

      “青光眼病人100%都是焦慮的。我的原則是,千萬不要在病人那邊講,前面的醫生處理得不好,搞錯了。青光眼很復雜,可能當時看的時候沒表現出這個癥狀,查不到像現在這個情況。青光眼的患者,有的手術會影響視力,例如手術前0.8的視力,手術后眼壓降下來了,但視力只有0.1了,看不見了,你說患者能不擔心和抱怨嗎?所以一定要細心,盡量跟患者溝通,不講大話!

      “患者轉了這么多地方,他知道很多信息的,甚至有時了解醫生都不知道的信息。你跟他好好講這個事,大部分人還是通理的,會自己權衡利弊。我們現在很多醫生就是省略了這一步,這不能怪下面的醫生,‘子不教父之過’,是上面的醫生不好,你沒教,他怎么會知道呢?”

      ◎ 葛堅講述作為醫生,與患者溝通的重要性。

      《易經》八八六十四卦,每一卦都有兇有吉,唯有第十五卦,大吉,名為“謙”。一代宗師吳清源在其自傳《中的精神》開篇即寫到:他的圍棋思想在于對“中”的領悟。什么是中?不是中間的中,而是陰陽調和的中,是為“中和”。同樣在葛堅身上,我們不僅看到他與人為善的“謙”,更深刻感受到他對真理之“謙”。

      “醫學是精英教育,做醫生也首先要培養自己的人性,要有人文素養,仁心才能仁術。技術、規模、設備,我們現在樣樣都不缺,反而缺了最本質的東西——合格的人才!蹦壳霸趪鴥,囿于一時甚囂塵上的醫患沖突,不少醫院限制了年輕醫生臨床實踐操作的機會!爸率鼓贻p醫生有機會獨立主刀的比例太低了!彼壹訌姾椭贫ㄅR床住院醫生規范化培養的條款內容和考評的系統,正在糾正這種現象。

      針對當下如火如荼的眼科市場化發展,葛堅坦言有需求就有市場,必須承認單單靠公立醫院解決不了人民群眾對醫療服務的需求,所以發展民營醫院是必須的。

      “眼科的今天就是其它?剖袌龌拿魈。民營眼科醫院不是補充,而是重要組成部分!币苍S是經過了非常深入的思考,也許是社會上有太多往復的思潮,談及眼科市場化時,葛堅的話語擲地有聲:“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如何讓民營眼科醫院得到更好的發展,而不是現在占一半數量的民營醫院,只承擔15%的醫療服務,大部分的醫療重擔還是壓在公立醫院身上!

      ◎ 中國各類眼科醫療機構占眼科醫療服務市場規模比例。/ 浦銀國際

      葛堅經歷過文革與改革開放,17歲時下過鄉,做過農民,也當過工人。平時自己喜歡讀書,而且讀得很雜。有人說不讀書的人只過了一種人生,而會讀書的人,過了一千種人生,豐富的人生體驗給了葛堅開闊的視野與廣闊的胸懷。

      從行政崗位退下來以后,葛堅時常抽時間向年輕醫生分享中山眼科的發展史,回憶中山眼科的創始人陳耀真教授、毛文書教授、李紹珍教授、自己的恩師周文炳教授等人從醫治學的故事,將中山眼科“善良、求真、創新”的醫院文化薪火相傳,并將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歸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 1985年,葛堅在研究生畢業論文答辯會上,與恩師周文炳合照。/ 中山眼科供圖

      偉大的心靈總有相通之處,記得曾有人問柏拉圖:天地之間有多高?

      柏拉圖毫不猶豫地說:“三尺!

      那人說:“人都有四五尺高,豈不是要把天捅個窟窿?”

      柏拉圖笑道:

      “所以,人立于天地間,更應躬身低頭!”

      醫者葛堅,數十年如一日撲身臨床與科研,讓無數人重見光明。師者葛堅,言傳身教與深藏功名,更讓身處功利與浮躁時代的我們獲益良多,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通訊員:邰夢云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周麗為化名)

      攝影:胡超揚

      往期故事
      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