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7jdbq"><pre id="7jdbq"></pre></small>
  1. <source id="7jdbq"></source>
    <video id="7jdbq"><big id="7jdbq"></big></video>
  2. <acronym id="7jdbq"></acronym>
  3. <ins id="7jdbq"><big id="7jdbq"></big></ins>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經典回顧
      請選擇往期

      人物介紹: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男科主任,博士生導師,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主任委員,中山大學干細胞與組織工程中心兼職教授。專攻男性疾病發病機制和診療新方法的研究,電生理醫學在男科疾病應用及新技術研究,男科疾病干細胞治療與基因治療的臨床轉化研究,數字男性健康管理等。獲國家專利8項,廣東省科技進步二等獎、廣東優生優育科技進步一等獎及醫療成果獎1項。

      名醫治病救人立功立德,

      《仁心》欄目為當代名醫立言。

      本文是39健康《仁心》欄目組對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男科主任

      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主任委員

      鄧春華教授的深度訪談。

      三個男人和他們被拯救的故事

      A

      “鄧教授,您幫忙看一下我兒子的情況!

      “很正常,這樣的年齡,目前的發育情況是正常的!

      “正常?我這么遠從清遠趕過來廣州,您的號又這么難掛,您能不能再認真看一看?”

      “是正常啊!

      “還正常?您摸一摸!”

      “也正常,沒問題!

      “沒問題?您沒發現他多長了一個蛋蛋(睪丸)嗎?!”

      “那您有幾個?”

      “我一個!”

      B

      一對夫婦,男的38歲,女的35歲。

      男的32歲左右開始看病,前后做了三次試管嬰兒,花光了80萬的存款,2000年的時候,80萬不是一個小數目。

      B是做IT的,看上去愁眉苦臉:“5年了,沒要上孩子,現在工作也不行了,最青春的時候已經過去了!

      體檢結果顯示B患的是重度精索靜脈曲張,“為什么不做個手術?”

      “有用嗎?我試管都做不成!

      “你這個病會損害生育,精子質量也不好,做了有一定概率的!

      B半信半疑:“要多少錢?我現在沒錢了!

      “幾千塊吧!

      “幾千塊錢還可以,那就試試咯!盉的語氣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差不多過了9個月,鄧春華收到一張寫在半頁A4紙上的感謝信:“鄧教授真是非常感謝你,我老婆要上了孩子,剛剛已經檢查過了,自然受孕了!”

      感謝信有著明顯顫抖的筆跡,后面釘著一張手術的發票,金額是2993塊2毛。

      C

      一個云南老板,也是38歲。

      “快下班的時候,我正準備脫白大褂,C戴著個黑色的斗笠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哎喲嚇我一跳,身邊好多護士都走開了。這是什么人?”

      “醫生你要救救我!”鄧春華把C拉起來坐在椅子上,聽C講起了他的故事:“大概是33歲的時候發生了一次車禍,骨盆骨折,損傷了尿道,又損傷了勃起功能。我原來很風光的,我在昆明開了一家鞋廠,我有70多號員工,收入也很不錯。但自從那個以后,我老婆就走了,老婆走了以后我脾氣就變躁了,跟家里人吵架,家里人都不理我。后來我心理出了問題,我發現周圍的人都看得出來,知道我不行,不是個男人了。所以跑到哪里我都害怕,吃飯我一定要找一個角落頭,對著那個角落吃飯。在街上,我一定要戴個斗笠,低著頭,怕別人認出我來,認出來這個人不行……我在《羊城晚報》上看到你們可以做假體三件套的手術,我就來找你們,你要救救我!

      C后來順利地做了手術。第二年的正月初三,科室的電話響起:“真是聽不出來那個聲音是同一個人,很高興。他說鄧醫生,你這么一刀,讓我重新變回一個男人了。我現在又結婚了!”

      ◎ 鄧春華暢談對“醫者仁心”的理解。

      生存如泥,被長期忽視的男性健康

      與女性被動不同的是,男性的性器官功能活動往往是主動的。它是一個非常精準的系統,與血管、神經、內分泌、免疫、心理、局部及鄰近器官等都具有重要的關聯。男性的性功能調節起來更復雜,更容易出問題,出了問題也更難修復。

      但30年前,男人的問題,是說不得的!

      與長途汽車站僅一街之隔的小巷里,租房、不孕不育、專治陽痿等小廣告幾乎貼滿了這里的每個電線桿,和隔街的喧囂不同,這些巷子窄小得連正午的陽光都照不進來。

      在交叉雜亂的電線掩映下,昏暗的巷子深處一家家燈箱上亮著“男科診所”四個字。形形色色的A、B、C懷揣著“治愈率達100%”的希望而來,散盡錢財但“隱疾”依舊,很難想象憤怒離去的他們會在什么樣的復雜心境下度過余生。

      沉默的背后,隱藏著令人震驚的數據:據相關調查統計,中國男科疾病的整體發病率高達51%(約3.61億人),有28%的男性包皮過長或包莖,早泄發病率約33%,男性不育發病率為10%-15%。20至40歲的男性,20%患有前列腺炎,16%患有生殖感染;40歲以上的男性,50%患有功能性障礙和前列腺增生。

      “不是沒有問題。而是覺得這是隱私,還帶著強烈的羞恥感,不敢放到大庭廣眾下去講。少數人鼓起勇氣跟家里人溝通,往往也是得不到理解:一把年紀了,看什么看,你不害臊我還嫌丟人!”

      但壓抑的后果是沉重的!坝袛祿@示,男科疾病導致的心理問題非常嚴重!编嚧喝A緊鎖眉頭,嘆了口氣道:“據國內一項單中心大樣本研究,1489名男科門診就診者中,抑郁癥患者比例達到57%,焦慮癥患者比例達到42%!

      “如果一個男性被判定為‘無精癥’,等于宣告他沒有生育能力,這在中國的傳統思想里,是無法接受的。據統計,無精癥約占男性不育患者的5%-20%,其中又有相當一部分是因輸精管道梗阻引起的!

      “老人年紀一大,最常見的就是開始夜尿頻繁。這與心血管疾病、腦卒中等發病率都密切相關,甚至影響他的預期壽命。夜尿多了,尿頻尿急,不單影響自己的生活質量,老伴的睡眠也會被打擾。另外,老年人血管硬化的多,每次從床上起來血壓變化,100次里碰上一次腦缺血,往往會發生意外,引發老年骨折、中風……”

      不止是成人,很多小孩也有男科疾病。像隱睪,睪丸下不來,發病率在剛出生的時候為1-8%,這是一個很高的比例。尿道下裂是男性嬰幼兒尿道和外生殖器最常見的先天畸形之一,發病比例更高。如果不做手術,患者只能蹲著小便。從小看著自己與別人的不同,可能還承受著他人的嘲笑,由此長期蒙上的心理陰影不是手術能解決的,很多時候會影響一個人一輩子的生殖或心理健康!

      ◎ 2019年12月,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成立兒童男科學組,兒童男科被正式劃入男科診治范疇。圖為鄧春華正在為患兒檢查睪丸是否存在異常。

      “所以從小到老,男科疾病都很常見。國際上有婦聯,沒有男聯,國家衛健委有婦幼處,沒有男處,男科也只是在婦幼處下面一個小小的角落。我們有時候自嘲男人連半邊天都算不上,出了問題只能向隅而泣!编嚧喝A感慨道:“但辯證來看,與發展了100多年的婦科相比,剛剛起步30年的男科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是名副其實的朝陽學科!

      堅強如石,一個人與一個學科的30年

      鄧春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男科主任,現任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主任委員,出生于江西贛南,一個非常原生態的山村,群山的懷抱給了鄧春華如山般堅強的性格,農村的經歷,也讓鄧春華對中國社會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更加能夠換位思考:如果我是這個病人,應該怎么辦?

      ◎ 對于男科患者,鄧春華總會不厭其煩地提醒學生要學會“換位思考”,治療疾病的同時還要解決病人的“病恥感”。

      “我們中國老百姓最常見的是哪個?最需要的是什么東西?做這個領域,可能10年、20年都默默無聞,但如果真正能解決一點點問題,就有很多老百姓可以真正受益!编嚧喝A迄今仍清晰地記得自己的導師、新中國第一代泌尿外科專家梅驊教授在一個學術會議上說過的一番話。

      男科疾病的特點:首先是多,特別多見。人一老,前列腺問題、性功能問題、高齡生育問題都會爆發。雄激素一低,全身都跟著衰老。其次是男性生殖系統受全身的調控非常顯著,沒有大腦,性功能是不存在的,還有免疫、心理等諸多因素。再次,男科疾病不是單一機制,例如不孕不育,涉及到男女雙方。所以,男性生殖系統,一個小小的巴掌大小的地方,確實如老祖宗所說是性命攸關。

      但男科疾病因為長期找不到好的辦法,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所以一開始沒什么人愿意做,困難非常多。受梅驊教授的影響,再加上內心不服輸的勁頭,讓鄧春華偏離當時炙手可熱的泌尿外科,轉身一個猛子就扎進了僻靜的男科領域;仡^看,整個中國男科發展的30年,也正是鄧春華扎根男科的30年。

      ◎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男科團隊“從無到有”,已走過30載春秋。

      射精管在尿道后面,很細很薄,挨著直腸,射精管梗阻切開手術風險很大,對于泌尿外科來講,該區域一直是經尿道電切手術的禁區。回憶當年實施中國第一例射精管梗阻切開手術的場景,鄧春華形容自己像“著了魔一樣”,廢寢忘食地不斷研究合適的手術方案,之后又不斷推倒重來。如今加上生化檢測、影像學、微創與顯微手術等辦法,無數射精管及輸精管道梗阻患者得以有效治療。

      隱睪,做手術可以拉出來固定于陰囊,但有一部分拉出來也不發育,因為存在基因缺陷。針對這一臨床難題進行深入思考與探索,如今鄧春華團隊已經闡明了相關機理并成功實現了基因糾正,而動物實驗中經過基因治療的老鼠已經生育了第二代、第三代。這項技術未來如實現臨床轉化,不知多少患者和家庭將因此受益。

      電生理適宜技術,顛覆了很多人的認知。作用于神經、肌肉、血管還有經絡,臨床發現幾乎對所有的男科疾病都有效。但按照西醫的理解,講不清楚,因為電生理適宜技術的作用方式是綜合多機理的!要用整體思維,換一個思路才能理解,這就是真實世界研究。先把握現象,再研究機制!编嚧喝A介紹說,“而且它方便、副作用小,容易推廣實施!

      睪丸移植,涉及到倫理問題,生出來的孩子到底是誰的?但如果還是原來的種子,把土壤變得更好,最后是不是也會長得更好?因循這樣的思路,鄧春華與中山大學干細胞與再生醫學中心項鵬教授團隊開展了近20年的研究。去年,研究團隊發現,從非人猿長類動物食蟹猴睪丸成功分離的睪丸間質干細胞,能明顯改善睪丸的生殖功能與雄激素分泌功能,同時可以延緩機體衰老,睪丸間質干細胞治療男性睪酮(雄激素)缺乏的臨床轉化治療從此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2019年,鄧春華倡議發起“中國男科強基層燎原工程”與“中國青年男科菁英計劃”,一方面讓中國老百姓身邊都有能看得著的男科醫生,一方面為學科未來培養領軍人才!盎鶎俞t療單位你老叫人家發展,但找不到一個好辦法,他就很容易有挫敗感!编嚧喝A的思考一如既往的務實:“我們找了兩個抓手,一個是疾病篩查量表,還有一個就是電生理適宜技術!

      ◎ 鄧春華代表男科學分會倡議發起“中國男科強基層燎原工程”,匯集國內優秀男科專家,為廣大基層男科醫生在男科疾病規范化診治方面提供學習、交流、分享的平臺。

      2021年6月27日,據國家衛健委消息,由中山一院牽頭、鄧春華教授申報的“電生理適宜技術在男性疾病防治中的應用”重大項目獲批立項,項目設82家子課題單位,816家合作醫院,覆蓋全國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一套適合中國國情的男科疾病防治規范化三級網絡正在悄然建立。

      30年的堅守,如磐石般的堅持,換來今天男科發展的柳暗花明!皯c幸的是,在最艱難的時刻,時任中山醫科大學(現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黃潔夫老師給予了我很大的鼓舞!编嚧喝A回憶黃潔夫院長的話說,“小鄧!男科作為一個新學科,你需要用強大的毅力堅持。當初,我剛從澳洲回國做肝移植時,全國沒幾個人做,不少人說我一輩子只能在豬身上做實驗,F在,我們不僅把肝移植應用到了臨床,還做到了與世界先進的跟跑、并跑與領跑!

      現任中山大學常務副校長、附屬第一醫院院長肖海鵬教授同樣對男科的發展鼎力相助。肖海鵬研究內分泌疾病出身,多年的臨床經驗與內分泌整體的健康理念,與鄧春華對男科疾病研究的整體思維不謀而合,上下志同進一步推動了男科學基礎和臨床的快速發展。2019年,國內首家三甲醫院男性健康管理中心于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掛牌成立,高勇、劉貴華、孫祥宙、夏凱、楊其運、張亞東等昔日學子已成長為學科骨干,多種新興學科正交叉融合,學科發展日新月異。

      ◎ 基于“全病程、全生命周期、全人群的男性健康管理”理念,國內首家三甲醫院男性健康管理中心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應運而生。

      溫潤如玉,是時候解開纏繞在男人身上的“裹腳布”了

      30年的臨床經驗,無數的男性患者,很多人都是拖到最后一刻才不得不就醫,但往往這個時候已經錯失了最佳診療時機。是什么讓男性面對自身的性健康問題會產生如此強烈的病恥感?即使在今天,對于性的話題,公眾的態度仍然是小心翼翼,諱莫如深?

      100多年前,奧地利精神病醫生弗洛伊德只身沖向無人涉足的性沖動世界,以潛意識學說無情地扯下偽善者的面紗:用“理智”與“進步”來控制性沖動是多么的荒唐和可笑。這位“離經叛道”者,以振聾發聵的方式,與整個舊世界訣別,打破了西方世界對性話題的千年禁忌,代價是被所處的時代抵制、孤立與敵視。

      “男人連泥也會X,或者百葉窗!20世紀60年代,美國,一位名叫蘭尼·布魯斯的脫口秀演員,以喜劇的方式突破當時的言論界限,對性進行直言不諱的表達,迄今被視為開肇美國言論自由的里程碑。蘭尼·布魯斯后被指控為猥褻罪身陷囹圄,年僅40就抑郁而終,死時身無分文,負債累累。

      如果放在整個歷史長河來看,100年并不長。美國醫學家、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哈金斯教授曾說過:“科學是簡單的,真理不會被埋沒,關鍵是要實事求是!

      如今,愚昧已經褪去,真理得以證明:弗洛伊德被視為精神分析心理學派的奠基人,一個先知,一名領袖。蘭尼·布魯斯在去世37年之后被官方赦免。

      但是長期性禁忌所造成的心理禁錮即使在百年之后的今天,仍有余威,與西方社會相比,中國在相當程度上仍是談性色變。

      而如果對時間長河進行進一步的梳理,就像把地圖不斷放大,我們會發現哈金斯曾有一位中國學生,名叫吳階平,吳階平的學生名叫梅驊。30年前,鄧春華報考泌尿外科研究生,從江西來到廣州,成為了梅驊的學生。

      師門的淵源,像一條跨越時空的精神紐帶 ,將他們緊緊相連,救死扶傷、治病救人的本能,讓鄧春華越來越清晰地看到纏在男人身上的那條“裹腳布”,纏得那么緊,那么密不透風,怎么辦?

      世界是可知的嗎?還是永遠存在不可知的一面?諸多神秘如永恒般存在,真實又難以解釋,不斷地讓我們體驗著這個世界的豐富。是的,正如此刻,鄧春華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是時候解開這條‘裹腳布’了!”無數的畫面在鄧春華的腦海里同時浮現,忽然間靈光乍現。2016年,身為中華醫學會男科疾病ED(勃起功能障礙)診療指南編寫組組長的鄧春華,在組織同行充分討論之后,首次通過指南在世界上明確提出:ED是一種慢病。隨之,2018年,美國泌尿外科學會(AUA,American Urological Association)指南也明確定義:ED是整體男性健康的風向標。

      對男科患者來說,這是一種巨大的觀念轉變!啊_布’扯掉以后,男性遇到健康問題,例如性功能剛開始下降的時候,不僅要去醫院,而且要大膽去,理直氣壯地去。很多潛在的健康風險,例如心臟病或者糖尿病,如果早期干預,整個身體狀況都會更好。一個健康的男人,他所看到的世界,也會更明亮的!闭劶16版指南的意義,鄧春華至今仍是感慨萬千。

      2018年,由鄧春華主要編寫的科普圖書《性命攸關:性功能是男性健康的風向標》,這本全面介紹男性健康與全身大健康關系的科普讀物,甫一上市,即告熱賣,現已脫銷,如今該書正以數倍價格在二手平臺進行著交易,中國男性被極端壓抑后亟需宣泄的健康渴求由此可見一斑。

      ◎ 這些年來,鄧春華一方面積極推動著男科專業隊伍的建設,一方面通過不同場合向大眾普及男性健康知識。

      1941年,弗洛伊德逝世兩年之后,作家茨威格在自傳《昨日的世界》里回憶道:“我今天可以斷言,如果弗洛伊德謹慎地把他的理論粉飾一下,把‘性欲’寫成‘情愛’、把‘欲念’說成‘追求的渴望’……他就不會受到學院派的任何抵制,反而能把他所發現的理論的五分之四都發表出來!

      《圣經》里,男人是泥做的,在東方文化里,男人又經歷了從泥到石再到玉的淬煉。耳畔采訪的錄音不停地回放,每次聽到鄧春華說的一句話都會帶來一種更深的感受:“作為醫生,一定是要有血有肉有溫度的!笔前,溫度也正是從石到玉的區別,生存如泥、堅強如石、溫潤如玉,這里面有多少個世代、多少個男人鮮活的故事啊,也許正是中國醫生對老百姓那種發自內心的,難以言說的感情,才會選擇以這樣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來輕輕解開在男人身上纏繞了千年的那條“裹腳布”吧。

      通訊員:彭福祥、梁嘉韻

      攝影:胡超揚

      往期故事
      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