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7jdbq"><pre id="7jdbq"></pre></small>
  1. <source id="7jdbq"></source>
    <video id="7jdbq"><big id="7jdbq"></big></video>
  2. <acronym id="7jdbq"></acronym>
  3. <ins id="7jdbq"><big id="7jdbq"></big></ins>
      2015年5月27日 第66 往期回顧:

      編輯手記:這個主任不太“冷” 

      約訪葛主任是一個偶然。

      我在查閱了他的相關報道,聯系了之前采訪過他的一些媒體同行了解情況之后,總體印象是,這個主任不太“冷”。

      不過心里還是有些忐忑,畢竟馬上要采訪的人是一個頭頂“非遺”傳人、葛氏第四代傳人名號,治好過新加坡的李光耀,給原衛生部部長看過病,部長為感謝他還特地題字贈謝——的大專家。

      而且由于約訪的時間跨度時間略長,跟葛主任溝通聯系時,出了點小岔子,讓我在采訪之前心里愈加忐忑。

      當天早上七點,到了醫院我就在骨科門診里等他。早上七點的北京城,還處于一種半睡半醒的狀態,空氣里還夾雜著慵懶的睡意;醫院的走廊里卻像是菜市場一樣,擠滿了人。

      不管是過道,護士臺對面叫號的等位處,還是安全通道,都站滿了人。

      我一打聽,有不少是來找葛主任的,一些沒掛上號的就找葛主任的徒弟。隨便一估計,一早上四十個病人跑不掉。果然當天一早的病人數40+。

      還好,真的見到葛主任,那種忐忑感消失了不少,和同行口中的印象差不多,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沒架子。

      他的治療室里有不少老患者,跟他也不見外,經常趁著治療的間歇打趣他。有個宋姓男患者,指著葛主任問我,“你知道大熊貓吧?這啊就有一個!”

      葛主任聽畢也就呵呵笑笑,也不反駁什么。

      由于骨科手法治療相當費力,所以如果連續治療上三四個病人,葛主任就得喝口水。年近六十的他,雖然滿頭大汗,手下也沒有放松一刻。

      看他忙,我在旁邊也只能看著,偶爾趁他治療間歇見縫插針問幾句。

      記憶最深的還是那個問題,“您當時為什么學醫?”葛主任邊治療邊說著大實話,“就是混口飯吃,別把我說得那么傳奇!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视频